空地

朱白不拆不逆
巍澜衍生可拆不逆
没有文笔,xjb搞,即使如此如果你也能够喜欢这些文字的话,真的是非常感谢。

【巍澜衍生】交友不慎·续(巍澜)

沉澜双警察同事损友设定,前文在合集里,看不看也没多大关系,有一句话的浮沉带过。

——————


“俗话说得好,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


韩沉翻着办公桌上的文件语气凉凉,眼皮都没抬一下。大清早就从隔壁部门过来,一边倒苦水一边骂娘的赵云澜显然不满意他这不走心的一句、算不上安慰的调侃。


“我像是走河边湿鞋的样子吗?我他娘简直就是彻底在河里洗了个脚!”


已经准备好婚房戒指,跟自家保守又害羞的教授恋人交往近半年,企图求婚后能更进一步的赵云澜同志至今才发现,自家那个在学校公认好脾气负责任的omega腼腆沈老师实际是alpha。


自诩“除omega以外性别不谈”的赵姓omega...

【巍澜衍生】另类先婚后爱(后续四)(心沉)

25.何开心本就长了张容易让韩沉心软的脸,再加上他性格还不错,在近两个月时间的朝夕相处下来,会为他有所动容基本在韩警官自己的预想以内。


有闪婚跟怀孕在前做对比,那么爱上协议结婚的对象似乎也不算什么了。


26.韩沉坐在客厅里抬眼望向下班刚回来的男人,对方换好鞋子发现自家omega正一瞬不瞬地盯着自己,不知所措地眨眨眼。


“嗯?”


“没事,就是看看你。”


alpha几步走近半蹲在韩沉身侧,直A的何开心同志非常不解风情地将手心轻轻靠在已孕omega的腹部,语气里有些不安跟担心。


“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医生说怀孕的消耗会特别大,要我的信息素补充吗?”


韩...

【巍澜衍生】垂耳兔(心沉)

韩沉养了只垂耳兔。


浅褐色的小小一只,爱缩在角落。刚开始还特别胆小,一见到男人走近就不住地发抖。


说实在的,韩沉其实真不愿养这类据说熟悉后黏人又怕寂寞的小动物。奈何送兔子的是之前给他亲妈算过风水,神神叨叨但意外算什么都挺准的一老头。


“我的工作没办法做到每天花太多时间陪它。”


“没事小伙子,这只兔子跟你可是非常有缘分的。”


警官先生最后屈服于自家韩女士的碎碎念,勉强把小兔子留下了。


“还非说你叫什么何开心……何必开心?既然被我养了,索性改叫不高兴怎么样?”


韩沉捏捏蜷成团子的小兔子颈后皮毛,想起那老头正儿八经给他介绍兔子名字的模样就觉得好笑。...


【巍澜衍生】一失足成千古恨(罗浮生×杨修贤)

魅魔的天性就是将人类作为口粮,补充自己的力量继续维持外貌上的伪装,从而为了能更好的融入人类社会。


杨修贤从不选相同的人下手,一是避免不小心把人精气吸干闹出事,二是怕被痴情种缠上。魅魔哪里有心可动,但仅仅因为一夜情就念念不忘的人类比比皆是。


上一回就是没留神招惹了个死心眼的男人,好不容易托自家远亲的吸血鬼表哥抹去对方部分记忆,最后还倒霉落得一顿数落。


“你小子办的这叫什么事??怎么不干脆把他吸干让我来帮你毁尸灭迹?!”


“可以吗?”


面对赵云澜的责备,杨修贤装作听不懂其中讽刺的含义,结果脑袋上又多挨了一巴掌。


“可以个屁,你他娘安分点。明天就给我滚去e市,韩沉...

【巍澜衍生】另类先婚后爱(续二)(心沉)

18.明明怀孕才不到两个月,韩沉觉着他肚子里那个估计连四肢都没发育完全,就更别提性别了。


偏偏两家的妈妈都像是认定了什么似的,一拍即合,从婴儿床到其他用品衣物全都挑粉粉嫩嫩的颜色。


韩警官对此无语,最后终于在他妈第三次上门送东西过来时忍不住劝阻道。


“妈,这些我都能自己买——”


“怎么了?我还不能给我们家孩子花点钱了啊?沉沉你真是越长大越跟妈妈见外了呜呜呜。”


唉,他就知道会是这个反应。


趁自己亲妈戏精上身,捂着脸嘤嘤嘤的时候,韩沉毫不犹豫把身旁只知道干站着的不靠谱结婚对象一把推了过去。


眼神暗示,交给你了。


何少爷猝不及防没料到对方会来这招,对...

【巍澜衍生】跟对门那家的爱情故事(一)

1.跟朱砂痣家清一色的alpha不同,白月光家从alpha到omega,三种第二性别齐活了。


虽在不同部门上班,但说到底都是为人民服务的两位警察先生是双A。除去目前在仁华医大实习的谢南翔,日常泡吧兼职画画的杨修贤以及刚从国外回来的罗非是beta,剩下一水的全是omega。


比如混娱乐圈打拼的编剧牧歌,刚毕业在公司努力搞设计的尤东东,一个读大学另一个读高中的学生曹光跟章远。


beta里最令人省心的是罗非,谢南翔性格跳脱了点也勉强凑合,至少不惹事还会以医学生的优势帮家里的兄弟们挑选合适的抑制剂。


唯独令人头疼的杨修贤,虽然是各...

© 空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