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地

朱白不拆不逆
巍澜衍生可拆不逆
没有文笔,xjb搞,即使如此如果你也能够喜欢这些文字的话,真的是非常感谢。

过分喜欢

对喜欢的人总得特别一点,所以即使平日里聊天都用微信,但白宇的微博朱一龙还是放在了特殊关注里,哪怕他很清楚这种官方式账号里出现的十有八九只会是广告宣传。


就算偶尔聊聊日常,那也仅仅是刻意挑选后发给粉丝——给别人看的。


手机弹出消息的提示音不大,参加晚宴的他有提前将音量调至最小。屏幕亮起的瞬间,朱一龙下意识用余光扫了一眼——特别关注的某人发微博了。


<落雨>


一首旋律温柔伴随着淅淅沥沥雨声的纯音乐,朱一龙曾经听过。


晚宴还没彻底结束,周围依旧有镜头在捕捉他的一举一动。他按灭屏幕的亮度后,将手机反扣在座椅里。


台上的主持人正忙着宣读台本上的内容。


朱一龙十指交握,目视前方漫不经心地想,那应该不是什么需要过度解读的单纯分享,毕竟如果是借由一首曲来安慰自己落选,可真不像白宇的风格。





深夜一点左右,普通人早该入睡的时间,连轴转导致睡眠时间紊乱的艺人刚刚才有了些睡意,来电铃声却不合时宜地突然响起。


迷糊中摁下接听,电话另一头男人熟悉的嗓音仿佛被刻意压低,话语间好似要吹拂在耳侧的呼吸将朱一龙残存的困意一扫而空。


“……现在为您播报最新天气情况,上海局部地区【降宇】,不开门接应一下吗?”


朱一龙整个人顿时清醒,他慌忙起身快步走向门口,一时间甚至连房间的灯都忘记了开。


把手被拧开,外面的男人像是掐准了分秒,闪身迈进的同时用手肘往后抵住房门。“啪”的一声,走道里上一秒透出的灯光在下一秒又全部阻隔在门外。


其实即便没有手机屏幕的那点光线,朱一龙也知道会在凌晨赶来拥抱自己的人是谁。


但是过于惊讶的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本能先回抱住对方的后背,小声地问道。


“你怎么来了?”


“我猜你压根不需要安慰——至于我,还能有别的原因?我来见你当然是因为想见你。”


同他思维咬合在一起的恋人果然足够了解他。


且不提能被提名已经很荣幸这些官方说辞,事实上今晚所颁布的奖项确实每一位都是实至名归,他并没有感到失落或是不甘,所以也就不存在希望被安慰这种心理。


优秀的演员很多,未来需要再努力。


更何况……


白宇贴近朱一龙的脸颊,凭借仅剩的亮光用嘴唇轻蹭他的唇角。


“龙哥,下回目标定为最佳男主角怎么样。”


“——好。”


朱一龙感受着白宇亲昵地磨蹭,低不可闻地笑了下,伸手护在对方脑后,顺势将人压在门口一侧的墙面上亲吻他。


“等,让我先……唔,洗……”


含糊不清的话语最终淹没在唇舌交缠的深吻里。



【看在你让我那么喜欢的份上,洗澡就之后再说吧。】






————————

后知后觉的同城(chuang)xjb脑补,不要在意细节

评论(26)
热度(808)
© 空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