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地

朱白不拆不逆
巍澜衍生可拆不逆
没有文笔,xjb搞,即使如此如果你也能够喜欢这些文字的话,真的是非常感谢。

谬妄

白宇对于朱一龙来讲,无论作为单纯的合作对象或是更亲密些的圈内朋友,他总是特别的。


朱一龙多年在不同的剧组中见识过无数形形色色的人,也有相处一段时间后逐渐表现出善意的,更多则是因为自己不温不火而明面暗地里恶意使绊的。


唯独白宇是例外。


镇魂确实是朱一龙融入最快的一个剧组,毕竟某个性格开朗的人在第一面时就不遗余力地向他表示友好,仿佛生怕他落单,私下任何聚餐游戏都会拉着他一起。


【白宇是个非常好的人。】


有多好呢?


好到镇魂网剧爆火后,那些采访只要是朱一龙回答不上的提问,白宇会第一时间帮他接过话题,宁可现场瞎编乱造也绝不留他一人尴尬冷场。


在一同直播时想方设法逗他多说几句,捧着手机带他变相给粉丝发福利。甚至仅有的一次双人综艺,节目里白宇可谓是变着花样的提起他,为他争取更多的镜头。


朱一龙之前没怎么火过,见惯了演员间的恶性竞争,更没遇到过像白宇那样明明站在同一立场却照旧能毫无保留、不存任何私心对他好的人。


录制完节目,他有放低声音试着去询问白宇。


“为什么要这么做?”


那个时常半真半假嚷嚷要保护龙哥的男人叼着一只虾尾,瞥一眼邻座的他,回答得理所当然:“你比我长得帅,不让更多的人了解看见你,岂不是亏大了。”


没有客套生疏的郑重说辞,就这么不假思索还带着点玩笑意味的一句话,碰撞在朱一龙心口屏障上最柔软的地方,留下一个轻浅的印记后沉没融化进周遭的血液。





手机显示时间是22:18,铃声震动全部关闭的情况下,屏幕的亮度由于来电提示迟迟不灭。


白宇咬着助理临走前塞给自己的盒装牛奶一角,咽下剩余的一口酸奶将纸盒扔进两步开外的垃圾桶,而他所等的人正巧从眼前的安全通道内推门出来。


扶了扶头顶的帽沿,好方便他能更看清楚对方一些。


今天朱一龙在上海真朋友剧组杀青,或许之后还得再去意大利补拍几个镜头,但只要一部剧演到杀青,作为演员就可以为脱离这个角色做准备了。


不是全身心投入进角色演绎后塑造出的井然,也不是彻底走出角色的朱一龙个人。


就好比现在,低头挂断无人接听提示音的朱一龙抬眼看他的瞬间。那种介于演员和角色两者间,又融合了双方各自一部分后,既都相似却又都不相似的感觉——像极了六七月份和白宇一起宣传网剧接受采访的模样。


白宇没先上前打招呼,视线落在男人的脸庞,直到对方开口提议:“换个地方聊?”


他眨眨眼对上朱一龙的目光,收回了些飘散的思绪,点头道:“好。”


剧组给演员提供的住处各方面相对安全,故此白宇对朱一龙领着他直接进了自己房间,没多大意外。


白宇随手拉开床头旁小桌里的椅子坐下,侧身面朝迟迟没落坐的男人,双手十指交握搁置在大腿上。


相对无言,最后打破静默的依旧是朱一龙。


“如果时光倒回去年夏天,我就这样让你看一整晚应该也不会有异议。”男人拉过另一把座椅,面对面坐好后摘下了白宇脑袋上那顶深蓝色的鸭舌帽。


“可即使在去年那三个多月里,扮演赵云澜的你也从未用这种眼神看过我。”


朱一龙说话的语调一如既往平稳温和:“证明你并非入戏太深共情角色而爱上我,否则也不至于延迟到今年。”


“……万一我真就有那么不走寻常路,迟钝得一年后才意识到自己喜欢前同事?”白宇闻言笑了一下,他拿回自己的帽子,反手扣在身旁的桌面。


但疑似被当面表白了的男人却不为所动:“我自然也有考虑过这一点——前提是你来见我的时间再早一些的话。”


他们之间相距不远,朱一龙伸手撩起白宇额前凌乱的碎发,强迫他直视自己的双眼。


“卡在我杀青的当晚,从另一个城市抽空赶来。”


“白宇,你是有多舍不得井然这个角色消失?”


朱一龙话说到这停住,抿唇舌尖舔过口腔里前不久咬破后形成的溃疡创面,微皱起眉。


明知故问是不需要听回答的,所以朱一龙仅仅是一瞬不瞬地盯着白宇,语气掺杂了点不易察觉的冷淡,继续道。


“你知道那是不可能的……去年夏天后,你有从我身上再找到过沈巍的影子吗?”





对方话语里的意思很明确,告诫他别试图在演员身上找寻角色,朱一龙只是朱一龙。


白宇说不上来自己是什么心情。


他当然分得清朱一龙本人跟井然的区别,也知道自己这个点折腾来上海到底为了什么,相反就是太知道了才会一头栽进眼下的僵局。


为什么非要选在今晚?


因为早一步或迟一步,那盏天平都将无法保持平衡,总是相差一点。而无论往左还是往右倾斜,结果都不会是他想要的。


白宇想,自己的确疯得不轻。


奈何只要是心动,再异常也丝毫不讲道理。


他对朱一龙略有偏差的自我理解不置可否,这件事情从头至尾只是他个人的问题,没必要刻意去解释。


反正,他那荒唐可笑的感情注定是永远得不到回应。






——————

把之前的脑洞改了改,随便搞搞,各位自行理解,反正我自己搞着感觉爽就好【渣男发言】

补一句,他爱的是介于他们两者之间,既都相像又都不像的那一面。

剩下的理解真的全靠缘分了。

评论(60)
热度(684)
© 空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