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地

朱白不拆不逆
巍澜衍生可拆不逆
没有文笔,xjb搞,即使如此如果你也能够喜欢这些文字的话,真的是非常感谢。

喝酒误事(六)

标记确实只是一场误打误撞的意外。


可分明顶着他的齿印却带着女性beta的经纪人一起来见他,还站在门外和别人商量如何通过手术去除他留下的标记。


白宇身为omega未免也太懂得如何踩中alpha的雷点了。


尤其是在一进门就主动搂住他的脖颈索要亲吻后,推脱讲自己其实什么都不记得。


朱一龙连表面的笑容都懒得再维持,不如说他能忍耐到现在没发作已经是很不容易了。


“联系刚刚你们讨论的话题,你现在所谓的记不得听起来特别像是某种蹩脚的借口。”


“不是的,我——”


朱一龙抬手制止了白宇试图为自己辩解的话语,左手指尖刮蹭桌面上玫瑰花束中还沾着水珠的花瓣。


“听我讲完。”


“首先,无论你做出什么样的决定都不该是和其他人一同来告诉我。”


男人的目光从白宇微红的嘴唇略过对方衬衫竖起的衣领,意有所指。


“我是alpha,并且在你身体上留有完全标记。即使注射了适量的抑制剂,处于发情期的本能仍旧会不受控制地将你划分为只属于我的omega。”


“不管你是无意还是有意,但这样的做法实在是激怒我了。”


这不是用来唬人的夸张说辞,朱一龙当时勉强压下的嫉妒跟不悦在彻底挣脱束缚前被门开后独自一人的白宇,以及那个毫无预兆的亲吻冲淡不少。


omega周身散发的信息素里有自己的味道,从而有效缓解了alpha的情绪。


虽然,接下来白宇就再次挑战了男人那被多位娱报记者称赞过的好脾气。


真是让人想把他抵在房门上,无视他的抵抗挣扎,狠狠地——


“我原本是在等待你的答案,但那也不过是想有个正式的流程。既然你说你都忘记了,我就讲两句你应该会想知道的事情。”


“昨晚我临近发情期,引诱我进入完全发情的人是你——白宇。”


朱一龙手指的动作稍一用力,色泽红艳的花朵最外围的一片花瓣被他拽落揉捏在指间。


“好了,现在你还有什么要和我说的吗?”




白宇此刻一改方才誓要争辩出个清白的姿态,安静地像只家养鹌鹑。他整张脸烧得通红,尴尬地恨不能当场和鼹鼠学习看家本领。


自己简直就是个乌鸦嘴。


好死不死居然真的是他酒后失德拖人下水,这下可好,面子里子丢了个底朝天。


外加,他似乎还把对面的大哥得罪了……


omega掐了把自己的大腿,定定心神,快速组织语言,反复斟酌过后开口。


“所以朱老师,你是对我有、有好感吗?”


人话都摊开讲到那个地步,白宇心说再察觉不出对方的言下之意,他就该是个傻子了。


多少担心万一不小心是他自我感觉过分良好,最后一秒犹豫着把是不是喜欢我换了个更委婉的问法。


“嗯,喜欢你。”


把玩着玫瑰花瓣的alpha坦然又直白的回应道。


“所以我不希望你去医院清洗标记,可以吗?”


房间里alpha信息素的烟草味在一点点加重,朱一龙直视白宇的双眼,将那三个字重复了一遍。


“可以吗?”


……


“可以。”




白宇双手抱膝缩在工作室的沙发里,茶几上摆放着仿佛是什么新型炸弹般的戒指盒。


手机来电铃声响起,接通后对面是自家经纪人的声音,急切中透露着期盼。


“怎么样,成了吗?”


某个失魂落魄的人这会儿总算魂魄归位,恢复正常。由于没得到想象中的慰问,反倒遭受不靠谱的经纪人一句精准点刺后开启暴躁模式。


“成什么成!?你当我是去谈生意的啊!”


“还有你之前说的什么带着标记多少会受对方影响,我他娘何止是受影响这么简单!简直跟被灌了迷魂汤没两样!?”


“……噢,是成了。”


“你丫赶紧闭嘴吧!”




tbc


评论(144)
热度(2956)
© 空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