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地

想到什么写什么。文笔差劲,即使如此如果你也能够喜欢这些文字的话,真的是非常感谢。

【雷安】大多数的相遇总是那么不尽人意

年前写的十二国记设定的小故事,其实我原本是想试着描写一个不愿被命运操控的雷总以及努力抵抗麒麟想亲近王的本能的安哥。

私设有。


相遇篇



这个国家战乱不断,民不聊生。


尚且年幼懵懂的麒麟不了解自己所肩负的责任有多沉重,那时他的主要任务就是好好长大,还没有学会转变人形的小麒麟有段时间几乎整天都用四只稚嫩的脚蹄在蓬山上来回奔跑,一边攀越山岩一边幻想自己未来的王会是怎样的人。


会不会很温柔?


还是说会很严肃?


小麒麟暗自祈祷如果能是位善良的女王就太好了。


直到他慢慢长大一点才从女仙口中得知麒麟诞生的使命远没有那么简单。



“失道病?”


“是的。一旦王横行暴政违背了天意就被称作失道,王如果失道,麒麟就会生病。”


“我会因为王而死吗?”


“……虽然现在就跟您说这些太过残忍,但实际上大多数麒麟都是这样的结局。即便如此——”



安迷修一直到十九岁进入觉醒期才算成年,成年后身体各方面停止成长。与此同时,也就到他该选择君王的时候了。


任何觉得自己有资质能力的人都可以穿越黄海到达蓬山与麒麟相会,等着被麒麟甄选。


令坤门打开后,无数立志为王的人们蜂拥而至。面对乌压压跪了一片的人,安迷修顿时不是很自信起来。他小声询问着身旁的女仙:“我看谁感觉都一样,这么多人,真的能顺利从中选出正确的王吗?”


身旁负责照料麒麟的女仙拢了拢自己的衣摆,安抚地朝他一笑“放心好了,您只需要看一眼就能凭借王身上的王气认出对方。”


事实也确实如此,接连几年在会见完所有升山者却无功而返后,安迷修觉得自己不能这么等待下去,不顾女怪的劝阻一个人带着使令悄悄地离开了蓬山。


接着与王相遇了。



安迷修直到现在都还记得最开始,雷狮看向他的眼神。


跟那双漂亮的紫色瞳孔撞上的瞬间,视线仿佛有实体似的过电般地炸开,神经一胀一胀的疼痛着,心脏抑制不住的加速跳动,无法言喻的感觉让安迷修呼吸急促起来。


【是这个人没错。】


脑海里一下子就冒出了这个想法,没有任何缘由的,仿佛一切都是命中注定,理所应当就该是这个人。


女怪感应到安迷修的异常,隐藏在他的意识里询问:“难道那位就是?”


“嗯……”


“那您是不太想选择他吗?”


“……”


面对女怪的疑问,安迷修难得沉默了。


眼前的人身上散发着厚重的血腥味,即使隔了一段距离也能清楚闻到。麒麟对血实在是太敏感了,安迷修皱着眉头压抑住反胃的厌恶感,他不喜欢这个人浑身的气息。哪怕那个所谓的天启在安迷修的脑海里一遍遍地提醒他,这个刚刚还猎杀了过路旅人的家伙的的确确就是自己的王没错。


“他滥杀无辜,不是什么善类。”


“可是国家需要王,您也需要王。国民没办法再等下去了。”


由于作为麒麟的他还没能选出王,国家一直遭受天灾的折磨,长期的干旱使得树木草地逐渐枯死,河流干涸导致土地龟裂。没有王的庇护,人们被妖魔肆意袭击,每天都在为明天是否还能活下去而担惊受怕,再加上内乱不断,整个国家已经快撑不下去了。


“我——”


“在那边躲躲藏藏的,既然都已经看见了就给我滚出来!”


男人出声打断了安迷修跟女怪暗中的交流,安迷修顿了顿,接着毫不犹豫从山石后起身走向他。走得越近,血的气味越发浓郁,被血腥味影响,安迷修的头昏昏沉沉起来,可是他强忍不适也想问问这个男人。


“为什么要杀人?他们跟你并没有什么仇恨吧?”


身穿黑色斗篷的男人非常高大,他对于安迷修不退反进的举动略感新奇,听见安迷修的提问仿佛听到笑话一样嘴角上扬。


“他们身上有我想要的东西。”


“所以就可以随意杀害吗?!”


“你是哪来的少爷啊?这么在意的话,那我就勉为其难送你一程,你亲自下去问问他们好了!”


女怪时刻注意着男人的举动,察觉到恶意的刹那现身护住安迷修快速后退躲过一击。巨大的羽翼展开把安迷修挡了个严实,作为麒麟的乳母,无论对面是不是王,女怪强烈的保护欲都被彻底激怒了。


“……麒麟吗?”


男人在女怪出现后立刻反应过来,他好似对自己的实力相当自信,眼神上下扫视着被女怪圈在怀里的安迷修,像是在掂量面前的这只麒麟到底能值多少。


麒麟代表天意,很少有人敢对麒麟不敬。不过从古至今总有那么一些个人认为只要让麒麟给自己下跪就能成为王,为此开出高价捕获麒麟。


“我要是死了,你也活不过一年。”


安迷修示意女怪不必过于警惕,看着收起翅膀后退的女怪,开口提醒对面一脸想把他卖掉的男人。


跟聪明人打交道能省下不少事,男人闻言收敛了笑意,抿紧嘴唇眯起眼眸,情绪似乎变得不快起来,周身的气场也一下子极具压迫力凛冽到难以靠近。


他生气了。


虽然之前男人的笑容也是包含讽刺杀意,但是安迷修本能的意识到对方现在是真的被他这句话惹火了。


“擅自把别人的生命跟自己的捆绑在一起,麒麟,你不觉得太强买强卖了吗?”


“……”无法反驳


“你会后悔的。”


“……我在看见你的那一刻就已经开始后悔了。”


虽说是由麒麟来挑选王,实际上麒麟也只是遵循天意罢了。就像是上天所派的使者一样,哪怕麒麟本身再怎么不情愿,只要天启认定,也只能顺从天意的指示。


“再者,我看上去像是想成为王的样子吗?”


没有给安迷修开口的机会,男人自顾自的继续说着。


“我要是有那个想法,早就去升山了。”


“成为王有什么好?不仅被迫跟麒麟相互捆绑牵制,还要时时刻刻在上天的监视下管理国家,一个不小心哪里没做好还会被天判定【失道】。”


“啊,不对,还不能说是相互牵制。就算失道,只要王先死了,麒麟依旧能有概率活下去。”


“……你现在拒绝,抛弃国家跟国民,同等于失道。”


杀意在这一刻到达顶峰,男人毫不掩饰他对被麒麟选中的厌恶。


安迷修心底空荡荡的,他舍不得民众,想帮助他们脱离现状,然而他的王看来应该是不愿意的。可是,再想想就算男人接受了,把国家交到他手上,照男人的性格行事作风估计也过不了多久,自己就会生病吧。


安迷修猛然间回想起之前侍奉身旁的女仙对年幼的他说过的话语。



“”其实大多数麒麟都是这样的结局,即便如此——”


“即便如此,还是希望将来您能够成为王的善,陪伴在王的左右。天启所选择的人肯定是具备成王的潜能和资质,但不是所有人一开始都能做一个明君,剩下的就需要您来引导王走向正确的道路。”


“为了这个国家的人民,王就拜托您了。”



再怎么想也改变不了现实,未来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试试好了,哪怕对方不一定答应。


安迷修咬咬牙心下一横上前一步,单膝跪地,闭上眼念出他本该早就说出的誓言。


“尊奉天命,迎驾主上

从此以往,不悖诏命

不离御前,誓约忠诚。”


他紧握的手心隐隐渗出了汗,短短几秒的时候在安迷修看来仿佛过了一个世纪,身前的男人仍旧不为所动。


可就在安迷修快要放弃的时候,头顶轻飘飘传来三个字。


“我宽恕。”


他居然答应了!


安迷修欣喜的抬起头,心想这个人尽管嘴上这么说,或许心底还是存在那么一点善良的。却没料到会被男人弯下腰来一把扣住下颚,血腥味顿时扑面而来。


“你的主子在我手里呢,最好别轻举妄动。”


男人毫不客气威胁着女怪,全然不在乎他刚刚答应的事。单手除下戴着的兜帽,让安迷修彻底看清了他的脸。


笔挺的鼻梁跟薄唇,过白的肤色衬上那双漂亮眼睛,男人的脸好看是好看,可一想到周围尸体的由来安迷修就无法对他心生好感。相对的,麒麟天生对王的敬仰钦慕同时又让安迷修无所适从,根本不知道要用哪种心态来面对男人。

“首先,记住我的名字【雷狮】”


“其次,知道我为什么会答应你吗麒麟?别天真了,受人安排约束的人生一点意义都没有。我只是想试试看,上天要求的君王最低底线是什么?如果被我找到了,是否就能随心所欲操控整个国家逆天改命。”


“最后,这样一想,成为王也挺有意思的不是吗?”



end


相遇篇结束,想试着写个系列,安哥即使一开始对雷总印象不好不喜欢雷总,但是每次雷总一靠近他,麒麟的本能还是会使他心里有点开心。这种矛盾感超棒啊!!

原著里麒麟的发色大多都是金色,所以安哥我就私设他平时状态下是棕发,特殊情况比如宣誓时会恢复金色之类的,就像六太那样。

评论(2)
热度(23)
© 空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