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地

想到什么写什么。文笔差劲,即使如此如果你也能够喜欢这些文字的话,真的是非常感谢。

【雷安】今日头条(中)

“请问两位在一起是谁先告白的呢?”


本着老子不爽你也别想好过的心态,无视格瑞让他不要搞事的手势,雷狮有些恶意的接过话筒漫不经心地回答


“告白嘛当然是由我来的,他实在是太害羞平时都不怎么会说这类的话。要不你们趁这次起哄让他对我说点什么吧,我实在是想听。”


随口就把话题引到安迷修身上,雷狮表现出一片情深的模样,不怀好意等对方会如何接招。


身旁的安迷修用余光快速地扫了他一眼,眼神里没有雷狮预料中的愤怒,更多的是无奈。


“……我发誓,会对所爱至死不渝。”


一句话惹得下方的女记者们骚动不已,大呼浪漫。


雷狮勾起唇角笑了笑,他差点忘了安迷修再不济也好歹是个演员。一场被迫赶鸭子上架的无聊爱情戏码,怎么可能难得到偶像剧出身的他。对所爱至死不渝?安迷修这话也没什么毛病,他只是陈述事情,毕竟那个所谓的【挚爱】绝对跟雷狮他自己没有半毛钱关系。


有种落了下风的感觉让雷狮不太舒服,随意的敷衍着“还真是让人心动的言论啊,那我得给个不相上下的回复了”就伸手拽住了安迷修的领带,另一只手按住他的后脑,全然不管耳返里丹尼尔大喊等等的声音,趁安迷修愣住时吻上了他。


这是一场不顾导演安排由不专业的演员临时追加的吻戏,雷狮戏谑地轻咬安迷修的嘴角,他巴不得安迷修现在暴起给他一拳,那他就可以理所应当的以对方不够配合为由顺势结束这场假扮情侣的闹剧。雷狮可不在乎名声和前途,只要还能唱在哪他都可以重头再来,但雷狮还有个刚出道的弟弟在丹尼尔手下签了合约,所以他根本无法正面否决自家老板的提案。没办法只能借助安迷修,让他来反抗丹尼尔实在是再好不过了。


最了解你的往往是你的敌人,安迷修又怎么可能想不到雷狮那点心思,他最开始是被对方突如其来的行动弄得措手不及,随即也立刻被耳返里金的声音拉回飘忽的意识。


安哥!!冷静!冷静!咱不能打他!!!就当他是上个剧组里苦苦求爱不得的女二号!安哥你就给他一个吻,让他死了这条心!!


金非常绘声绘色地形容让他想到了之前出演的那部剧的女二号,把雷狮的脸代入后安迷修差点笑出声。虽然不懂雷狮为何那么执着地一而再再而三的刻意惹他生气,但是也不想就这么如他所愿。更何况老板已经承诺他年终奖翻三翻,反正都是演戏,这个又不用背台词即兴发挥就好,就当挑战新类型了何乐而不为。安迷修很快调整好心态,配合着雷狮结束了一个在记者们眼里看似甜腻的亲吻。


在雷狮意味深长的注视下,安迷修从容不迫地反问回去。


“你的回复呢,难道就是一个吻吗?”


言下之意暗讽雷狮,对于演员来说他的亲吻可不值钱。


反倒是雷狮好像被彻底激怒了,他把玩着手里还没放开的领带,危险的神色盯紧了安迷修的双眼,仿佛做了什么决定似的收紧了手中的领带,凑近安迷修的脸,以快脸贴脸的距离开口


“希望你晚上在我身下的时候也这么能说,我会直接让你哭都哭不出来。”


最终招待会被中途喊停,这两个人针锋相对玩得太过了。幸好目的已达到,之前那条热搜早就撤掉。取而代之的是#雷安甜蜜热恋中#,真不知道那群记者从哪看出来甜蜜的。


“我也只是让你们装模作样举动亲密一点会有专业人士在耳返里教你们如何应对记者难缠的回答,结果你俩倒好,就恨现场没张床来证明上下位置是吧?!”


面对老板的怒火,两个人难得一致保持沉默。

丹尼尔压根就没指望他们的解释,自顾自的继续说了下去。


“原本打算公开后冷处理,最多小半年就宣布因为双方太忙而和平分手。这下可好,闹成这样你们就做好长期【热恋】的准备吧!”


雷狮跟安迷修这次的举动实在太高调,哪怕是圈子里的异性情侣公开交往都没他俩会玩。各自的粉丝意外比想象中更顺利的接受了他们的情侣关系,加上招待会上雷狮的爆炸发言,大多数少女心的女友粉们分分直呼两人就是真爱!以往他们所有互怼的举动都被粉丝滤镜过滤成相爱相杀,一时间同人作品满天飞,雷安cp热度炒到最高。


“……我让经纪人给你们接了个一周后的综艺访谈,热度高成这样也压不下去,索性直接利用起来。反正你们俩就当谈个恋爱吧,公司特别批准了。”


丹尼尔最后甩下一句“成年人要为自己的言行举止负责,安迷修你的合同还没到期,雷狮你自己看着办吧”就走出了会议室。


推门而入的是格瑞,催促雷狮新专辑的录制在等着他。从招待会结束到现在雷狮的脸上一直没什么表情对丹尼尔的安排也毫无异议,起身出门路过安迷修时看了他一眼。安迷修有点摸不透雷狮到底在想什么,不过这几天是安迷修的休假时期,白白浪费了几个小时的他忙着回去补眠很快便把关于雷狮的疑问抛在脑后,直到当天夜里在床上莫名其妙被重物压醒。


“哟,醒了?”

“恶党,深夜不请自来很没有礼貌,麻烦你现在从窗户跳下去死一死行吗?”


任谁在深度睡眠时被吵醒都会不爽,安迷修其实还处在刚睡醒迷迷糊糊的阶段,要不然肯定不会浪费口舌跟雷狮说这些,而是直接一脚先把他踹下去。


压在他上方的雷狮好似看够了安迷修半眯半睁睡眼朦胧的样子,用一个粗暴至极的亲吻成功让昏昏欲睡的安迷修瞬间清醒。


被压制住的体位让安迷修不得不承受对方蛮横的侵略,雷狮的舌尖舔舐过他的口腔,搅弄他的舌头,相互交缠的动作唾液彼此交换的声音在寂静的深夜听得异常清晰。时常过久的缠绵热吻让安迷修在雷狮放过他后第一时间先喘了口气,他依旧认为这不过是雷狮戏弄他的新招数。


“——哈,你疯了吗?!——这种玩笑可不好笑!”

“大爷我可不会去承认莫须有的事情。”


雷狮的话有些答非所问,安迷修却反应过来他指的公开交往的事情,心想果然是气不过所以来恶心自己了。


“所以我决定,还是既成事实好了。”

“……什么意思?”


“我又没睡你,被外界传成这样多吃亏啊。言出必行,把它变成事实我心里多少也好受点。”

“!!!!!”



tbc.

————————————————————


雷总【心情舒畅!】

安哥【什么情况?】

我也爽完了!!不过我卡在船上了,让我缓缓。。。

评论(6)
热度(49)
© 空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