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地

想到什么写什么。文笔差劲,即使如此如果你也能够喜欢这些文字的话,真的是非常感谢。

【雷安】意料之外(花吐症)

雷狮很难得会看上什么事物,但对他来说很多东西如果无法在第一眼就抓住他的目光,那么之后就算看再久都没办法吸引他。比如他在交易区看到的这块花青芙蓉种翡翠,表面不均匀分布着青绿深绿,纯正清澈的绿色一下就抓住了他的视线。只是刚看到就被一名选手兑换掉了,一旁的帕洛斯非常有眼力见的及时开口说道。


“这块翡翠的持有者大赛积分排名在44位。”

“不对。”


毫不客气出声反驳手下的提示,雷狮盯着那个拿着翡翠的倒霉鬼笑了笑。


“它从现在开始就已经是我的了。”


海盗团轻而易举地拦住了那位所谓的44号,站在最前方的雷狮单手抛接着刚到手的石块,正准备给脚边苟延残喘的人一个了结,对方却突然捂住口鼻剧烈咳嗽起来,一声声,那声音简直是撕心裂肺,仿佛连肝脏都能呕吐出来。不过也确实吐了点什么,仔细看应该是一片片的花瓣。


“…这块翡翠非常像我喜欢的人的发色。”


44号像是放弃了什么似的喃喃自语,一改之前恐惧颤抖的姿态,用尽全力将地面上艳丽的花瓣全数扫向雷狮,笑容扭曲地向他发问


“你有喜欢的家伙吗?就是对方到死都不会喜欢你的那种!”


对于雷狮来说这些不过是弱者临死前不值一提的挣扎,他甚至只是伸手一挥挡住了这些花,指尖难免碰到了一些。由于没有什么实质性的伤害雷狮也没去细想,毕竟虽然从嘴里吐出花是挺奇怪,但是这么多星球的人都在参赛他早已对稀奇古怪的事见怪不怪。


“如果是,那你就活该去死吧!”

“闭嘴,我更确定你会死在我前面。”


厌烦了败者一尘不变的叫嚣,自动过滤对方莫名其妙中二病似的发言,他还未来得及有所举动,大声叫喊就似乎耗尽了那个人最后的生命,以至于没等雷狮亲自动手,44号就已经咽气了。


两天后当雷狮独自一人待在休息区的某个房间时,从咽喉部位传来的压迫感使他本能地去清嗓子咳嗽。有什么掉落在了地上,色泽纯白边缘微卷,望着手中捡起的东西,雷狮忽然回想起前几天发生的事情。那天他碰触到的是橙黄色的舌状花瓣,是向日葵。结合现状雷狮也算是猜了个七七八八,这些花大概是能吸收人的生命力,那个人本来就快死了。


【非常像我喜欢的人的发色】


他看到那块翡翠的时候,脑海里一晃而过的是某个白痴骑士的瞳孔。


像吗?是有点像吧。


至于那个石块,早就在他新鲜感耗尽后被他碾成粉末随手扬撒在什么地方了。


当天,有关花吐症的事迹案例闹得沸沸扬扬,据说不少参赛者已感染。传播媒介是患病者吐出的花朵,只要接触必定会感染,症状则是咳出各色不同的花瓣,但是花瓣就像你的生命值一样,一旦长期得不到治愈那些看着漂亮的小东西将会带你走向死亡,唯有喜欢的人两情相悦的亲吻能治愈病症。


“真是令人作呕的设定啊。”


雷狮一脸嫌恶地翻阅着卡米尔发来的情报消息,另一只手摩挲着白玫瑰的花瓣,因为他以前所受的教育,所以下意识地记起了白玫瑰的花语。


【天真、纯洁、尊敬、谦卑…】


啧,真衬那个傻逼骑士。


雷狮意外的喜欢安迷修的眼睛,没别的特殊含义,就是单纯觉得那双眼睛看着让人挺舒服的。其实依照雷狮这个脾气,要不是他觉得死物没什么灵气,估计早就把安迷修的双眼剜下当作收藏品了。而雷狮这个人还有个不算太好的习惯,除非是自己必须需要的,一般喜欢上其他东西也顶多三分钟热度,轻易就能厌倦。唯独安迷修的眼睛,他到现在还是没有看腻。


你会因为一个身体部位而去喜欢一个人吗?雷狮不这么认为,说实话他至始至终都看不顺眼安迷修这个人。热心肠的骑士道精神,在他看来跟傻子没多大区别。这花居然敢判定他喜欢个傻子?


在用力捏碎手里的花后,雷狮决定去见一见那个傻瓜骑士。管他喜欢还是不喜欢,他都不可能因为这么可笑的病因死在这种地方。既然非得是两情相悦,那么让安迷修喜欢自己也不是什么太难接受的事情,更何况雷狮已经等不及想看看那双浅绿色的眼睛对着自己露出除愤怒警戒以外的神色了。



最后雷狮在寒冰湖找到了他的目标。


此时的安迷修在取他刚修复好的元力武装,刚弯下腰听见后方毫不隐藏的脚步声立刻拿起剑转身摆出临战架势。


“恶党,你有什么事吗?”


“放下你的剑,我没有想跟你动手的打算。”


雷狮向对方示意自己全无战意,一步步朝着安迷修走去。没走两步,喉咙口涌现异物感迫使他不得不倾下身子,直到把口腔里的花吐完为止。雷狮眉头皱起紧拽领口,喘息着等待呕吐症状减轻消退,他甚至一点都不担心对面傻愣愣站着的家伙会对自己拔剑相向,不会趁人之危这点真是个称职的骑士啊。


“这是…什么?魔术吗?”


“傻逼骑士你是瞎了吗?看不出来我很痛苦啊??”


有那么一瞬间雷狮觉得还是先拿锤子把这个傻逼做掉吧,真是白瞎了他那双眼睛。


“你得了花吐症?那这些花得好好收起来处理掉啊,万一再感染下一个无辜的人怎么办。”


“大爷我管他们去死!……安迷修你在躲什么?!你有喜欢的人吗你就躲??”


看着眼前仿佛是怕被感染而后退一步的骑士,雷狮的愤怒值快到极限了。


“在下没有。”


简单果断的四个字挑断了雷狮的理智神经,他抬手就把对方掀翻在冰面上,力道过重在冰面上砸出了网状的裂痕。雷狮俯身压制在安迷修上方,单手掐住他的下巴,死死盯住那双自己还蛮喜欢的眼睛。


“给我闭嘴安静点!”


海盗扔下这句话后就去亲吻身下还在反抗挣扎的骑士。感受到对方浑身僵硬的雷狮心情大好,他实在没什么耐心再跟安迷修折腾,现在安安静静躺在他身下就挺好。只要这双浅绿色的瞳孔里只映照出他一个人的身影,安迷修会不会喜欢他也无所谓了,一旦他死了,这个傻逼骑士也别想能继续活着。


“向日葵,沉默的爱。哼,我跟那个懦弱的垃圾可不一样。”


安迷修现在脑子一片空白,被来自恶党的亲吻冲击到即使罪魁祸首正对自己说着莫名其妙的话,也想不起自己其实完全可以先把对方打趴下。


“白玫瑰的花语除了天真、纯洁、尊敬、谦卑这四个你知道还有什么吗?”


“【我足以与你相配】”


雷狮放开手转而拽住了安迷修的条纹领带,低头在他的耳边轻声呢喃。


“快点爱上我吧,骑士大人。”


要不然我只能带你一同去地狱了。



————————————

其实标题跟内容没什么联系【跪】

全都是我流雷安,看完后想骂我的请温柔点谢谢ORZ

对不住我实在没写出我心目中雷总的帅气,缓两天我还想写安哥的后续【你醒醒

评论(11)
热度(85)
© 空地 | Powered by LOFTER